0731-88576763

不干胶印刷
所有人都在安利他我就放心了

  从豆瓣开分8.1涨到8.3,一度又飙升到了8.4,观众生怕这样一部大尺度的犯罪片会随时下架。

  导演钱人豪直接发文控诉影片抄袭了自己的剧本,他贴出细节对比,并向法院投递了“诉状”,让人心生疑窦。

  一方面“换盘风波”导致了许多影院排片混乱,另一方面,它又如影片的内容一样,首映当日排行第三,第二日“干掉”了榜二大哥,第三日“干掉”了榜一,一骑绝尘……

  场外的是是非非尚未尘埃落定,Sir也不好贸贸然只靠一些碎片的信息便下一些笃定的判断。

  一个显而易见的现象是,在相当一部分影迷觉得影片瑕疵明显的时候,他们依然愿意无条件支持这样的影片,并给予其极高的评分。

  比如第三幕的大屠杀中,个别全景镜头及暴力场景被替换为换弹镜头,减少了对观众视觉冲击的力度。

  影片的片名来自那个我们耳熟能详的故事,典出《世说新语》,说的是少年周处身形魁梧,武力高强,却四处横行乡里,为邻人所厌,后有改过之心,正好听到村里长辈说有三害未除,便问哪里有三害?

  这个故事最让人伤心的是,周处在除害后,没能回乡,乡亲们都以为他死了,便喜出望外,奔走相告。

  后来,得知自己肺癌晚期,奶奶又因病去世,本想自首,却发现了自己早就不再被人认识,就连自首都得排队。

  一是,反正都是坏人,杀了也是替天行道;二是,自己作为“第三名”,杀了前一二名,排名也能往前进一进。

  或是,将镜头直击香炉扎伤的眼睛,以及,打斗时,放大插入身体的钢筋等。

  小美的妈妈替香港仔坐牢,自己便成了继父手里的性玩具。电影里除了性暗示的动作以外,还有非常直接的捆绑、虐待。

  这种明目张胆地“倚强凌弱”的击杀手段,在内地的国产片里,能够说是非常少见,几乎没有。

  以至于人们在电影院看到这样的画面,不但是惊掉了下巴,还引发出了无穷无尽的,关于古典侠义观的讨论。

  当我们一再为“尺度”两个字欢呼的时候,是否会同时搞错方向,掩盖住了电影本身的表达?

  先说结论,就电影本身而言,《周处除三害》完全达不到8.3分华语片该有的质量,它的评分之所以虚高,全是靠同行的衬托。

  首先,和只盯着“尺度”不放的观众不同,Sir觉得这是一部从细节到寓意都做得很足,相当“饱满”的电影。

  林禄和,隐藏在深山老林里,已经改名换姓成为灵修堂的“尊者”,却靠诓骗信众敛财。

  其实是导演提出的疑问:具体的恶人可以铲除,但如果这些恶是无法改变的人性,那么有可能铲除吗?

  当我们在惊呼陈桂林在教堂杀戮如此大胆,如此血脉倴张时,是否又成为了享受“恶”带来爽感的其中一员?

  相比于黄精甫的前作《复仇者之死》,本片无论从人物到寓意都更为复杂,比如人性与神性的谈论,愚昧与恶行的谈论,野心十足。

  当黄精甫越想呈现它的寓意与思考,导致的结果就是,剧作本身越容易出现漏洞,以及脸谱化的设计。

  他似乎是最能理解陈桂林的人,可,却在剧情中,两人的羁绊还是只在与你追我赶中。

  当故事过于复杂的时候,黄精甫却又会在强调故事张力时,而丢掉一些该有的电影逻辑。

  黄精甫的作品显然继承了香港黑帮作为一种电影景观的传统,在陈套的剧情堆砌下努力发展电影中的视觉刺激。只是,其视觉过度却又无法引导观众的认知,黄精甫本来是要召唤出观众的另一种视觉敏感度,但其视觉过度却最终脱离了观众。

  越会让人察觉到在这浮夸的故事情节下,他那岌岌可危的故事架构以及单薄的人物设定。

  在他“善恶”第一部里,《复仇者之死》里,他就两名男女主角的设定,并无太复杂之处。

  对于《周处除三害》来说,这一部优秀的电影缺少了它该有的合理性与细致,反而致力于将故事变得格外扎眼。

  导演想要表现其他“二恶”的复杂性,却又没有给更多的故事情节与细节满足人物的立体。

  虽然它在豆瓣上取得了8.3的高分,但在去年的金马奖上,它也只是拿到了最佳动作设计的奖杯。

  所以回到开头那句话,“这是我们能看到的东西吗”,这句话隐藏的信号是什么?

  我们确实被保护得太久了,以至于看到哪怕一点点出格的画面,便流言四起,生怕它消失。

  影片点映期间,各大影院接到通知,等到上映时将以新的拷贝上映,原拷贝作废(不提供密钥)。

  比如《第二十条》上映了许多天之后,也曾换过拷贝,原因是字幕内容做修改,原片把“寻衅滋事”中“衅”错写成了“畔”。

  因为《周处除三害》的尺度在内地院线确实难得,使得猜测四起,无数人赶去看最后一场的点映,使其在工作日的上座率达到了近20%。

  一个比较:本片在台湾上映时的分级也仅仅是辅导级,15以下不得观看,而在香港是2B级(《无间道》为2B级),甚至没到3级(《红海行动》为3级),它本不是以“尺度”为卖点的。

  譬如在《复仇者之死》里,故事的“黑暗时刻”是几名警察,在警局里对女孩实施。

  画面上半部分是女孩被的痛苦,下半部分是男孩在审讯室里被时的悲愤。

  而他认为,是这一个角色需要经历一些事,然后才会产生某种变化,这样的桥段对他来说“并不过分”。

  当一个人没有接受过正常的性教育,同时又处于性压抑的环境中时,他的性冲动必然是高于正常人的。

  就像鲁迅所说,“一见短袖子,立刻想到白臂膊,立刻想到体,立刻想到生殖器,立刻想到,立刻想到杂交,立刻想到私生子。”

  这一行字儿,宛如我们还在青少年时期的那个想看也又不敢看的“”标志。

  再加上这些年我们面前的“小黑裙”确实慢慢的变多了,从《奥本海默》到被删减40秒的《坠落》,到删减感情线索的《唐顿庄园》,再到删掉吻戏的《名侦探柯南:万圣节的新娘》,再再到被打捞起来的未删减版的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......

  理性地指出,你所看到的大尺度,在全球范围内来看实际上并不算什么尺度?或是对这样的质量能取得8.3分这事持否定与贬斥态度?

  虽然Sir在前面说了不少《周处》的问题,批评其离佳作尚有一段距离,但无论从理性还是感性上,我们都愿意看到它可以迎来更多的观众。

  毕竟某一部作品是不是能够成为佳作这件事不重要,而把本是“常态”的内容,真正落实到常态化才重要。


Copyright © 2012-2018 大巴黎乐鱼体育-安卓下载-线上注册 版权所有

湘ICP备18014865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