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31-88576763

新闻动态
全球身价最高的印刷厂。及那些大名鼎鼎的国际印刷巨头都值多少钱?

  原标题:全球身价最高的印刷厂。及那些大名鼎鼎的国际印刷巨头,都值多少钱?

  在即将过去的这一年里,各位老板过得怎么样?每家企业或许苦乐不均,从整体上看,印刷圈的日子貌似还不错。

  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,1-10月,在规模以上工业公司整体承压,总利润同比下降2.9%的情况下,印刷和记录媒介复制业规模以上企业表现抢眼:实现盈利收入5274.8亿元,同比增长1.2%;总利润334.3亿元,同比增长10.2%。

  与1-9月相比,营收增速提高0.1个百分点,总利润增速提高1.9个百分点。

  这说明什么?2019年,印刷圈的利润率在回暖,幅度还很可观。至少,规模以上企业是这样的。

  可是,还是那个疑问:2018年1-10月,印刷和记录媒介复制业规模以上公司实现营收5580.8亿元,总利润335.8亿元。

  2019年与2018年同期相比,营收、总利润的绝对值均有所减少,同比增速却是向上正增长。这是怎么回事呢?

  三好同学仔细看了看,国家统计局在发布数据时,专门给出了附注表示:由于统计口径调整等因素,规模以上工业公司总利润、营业收入等指标前后两年不能直接相比计算。

  不管怎么说,各位老板辛辛苦苦做企业,主要是为了多赚点钱,这是不会有错的。

  问题只是在于:怎么样才可以把钱赚到手?踏踏实实干活、收钱、赚利润,自然是最直接也最主要的方式。

  此外,还有一种办法。那就是:把企业打理好了,相中的人多了,卖股份。万一瞅准时机,把企业做成了上市公司,有了市值,就进可攻退可守,股份变现的机会和渠道比一般企业多得多。

  当然了,上市公司市值的高低,归根结底是由长期资金市场决定的。看上去挥金如土,又喜好无常的资本圈,能给印刷企业开出多高的加码呢?

  过去两三年,三好同学做过三次市值排行榜,圈内最值钱的上市公司,身价也很难突破300亿元。实际上,多数时候都只有200亿元左右。

  7月底,发过一篇《不到50亿拿下美国三大印刷厂?及印刷厂怎么样才可以退出,为什么有些印刷厂会突然?》。

  说的是在“北美印刷企业400强”上,位居前3的当纳利、Quad Graphics、LSC传播公司,市值分别只有1.42亿美元、3.89亿美元、1.15亿美元,按当时汇率共计约合人民币44.45亿元,低到让人大跌眼镜。

  后来,便有老板问:美国前3都这么惨,其他国际印刷巨头,是否也都不值钱?

  如今,又过去了4个多月,美国印刷三强,市值一涨两跌:受益于股价大涨,当纳利市值接近翻番,达到2.81亿美元。合并未成的Quad Graphics、LSC传播公司双双下跌,前者为2.37亿美元,后者更是跌到了白菜价,只有1448.07万美元。

  三强合起来,最新市值为5.33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37.47亿元,比4个月前又便宜了不少。

  可三好同学最近发现:美国印刷三强的身价,一家比一家惨,其他国际巨头可不都是这样。

  比如,截止11月29日收盘,刚刚说过的全球第一大软包装印刷企业安姆科,最新市值为166.23亿美元,合人民币高达1168.54亿元。

  同样刚刚说过的全球第一大标签印刷企业丝艾集团,最新市值为100.95亿加元,约合人民币534.37亿元。

  比如,在日本市场呈寡头对峙局面的日本凸版、大日本印刷,最新市值分别为7364.72亿日元、9490.51亿日元,约合人民币472.71亿元、609.16亿元。

  全球最大的印刷电商Cimpress,最新市值为34.79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244.55亿元。

  在三好同学目力所及范围内身价最高的印刷企业,当属全球最大的印铁制罐企业美国波尔公司,最新市值为216.10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1519.15亿元。

  需要说明的是:2018年,波尔公司的营收为116.35亿美元,远高于当纳利的68.00亿美元,但“北美印刷企业400强”并没有将其纳入排行,这或许与中美两国对印刷企业的不同界定有关。

  简单说来,在三好同学扒过的这9家国际印刷巨头中,波尔公司、安姆科的市值合人民币均超过1000亿元,相当惊人。

  可为对比的是,截止2018年底,国内印刷圈28家上市公司的市值,加起来也不到1500亿元。

  如果不出意外,波尔公司或许就是全球最值钱的印刷企业。它来自印铁制罐领域,是不是有点意外?

  此外,大日本印刷、丝艾集团、日本凸版市值基本在同一量级上。Cimpress的市值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,算是自成一档。

  美国印刷三强中,当纳利、Quad Graphics市值基本差不多。LSC传播公司由于股价过低,持续低于1美元,已经受到纽交所警告。如果应对不当,就会有退市甚至破产的风险。

  从人民币1个亿出头到1500多亿,虽然都是巨头,各家企业身价的差距还是蛮大的,大到让人想不到。

  一般而言,上市公司的市值取决于股价高低,而股价通常又受到企业营收规模、盈利能力、净资产等不同因素的左右。

  三好同学不炒股,不愿意扯市盈率、市净率等看上去吓人的专业术语。接下来,主要扒扒各家巨头的营收、净利润、净资产三项指标。

  需要说明的是,9家大佬中有6家在美国上市,日本凸版、大日本印刷也给出了以美元计价的财务数据,只有在加拿大上市的丝艾集团需要转换。因此,接下来各项指标均以美元为货币单位,以方便比较。

  比如,市值排名前3的波尔公司、安姆科、大日本印刷,新近财年的营收分别为116.35亿美元、94.58亿美元、126.26亿美元。

  三者之中,安姆科看上去略低,但在拿下毕玛时之后,实际上已达到130亿美元。也就是说,市值前3巨头的营收均在百亿美元以上。

  而排名后3的当纳利、Quad Graphics、LSC传播公司,新近财年营收分别为68.00亿美元、41.94亿美元、38.26亿美元,相对较低。

  有些例外的是:丝艾集团和Cimpress。丝艾集团的营收不到日本凸版的3成,市值却比日本凸版高出60多亿元人民币。Cimpress的营收比当纳利、Quad Graphics都低,市值却分别是两者十几倍。

  再来看净资产。与营收类似,国际印刷巨头的市值与净资产有关,但关联度相对较弱。

  有关的一面体现在:市值排名前5的企业,净资产明显比排名靠后的4家高出一两个数量级。

  问题是:市值最高的波尔公司,新近财年末净资产只有34.58亿美元,在9家巨头之中只能排名第4;而净资产排名第1,高达119.73亿美元的日本凸版,市值仅位居第5。

  同样,净资产为4.43亿美元的Quad Graphics,市值还没有净资产分别为1.32亿美元、-2.60亿美元的Cimpress、当纳利高。

  比如,市值最高的5家企业中,有4家新近财年净利润在3亿美元以上;市值排名后3位的企业,有两家新近财年出现亏损,1家微赚0.09亿美元。

  市值最高的波尔公司、安姆科,新近财年净利润分别为4.54亿美元、4.30亿美元,在9家巨头中也占据头两名。

  唯一的例外是:大日本印刷。新近财年,其净亏损3.21亿美元,市值仍高居第3位。

  说到这里,三好同学未免要感叹一下:从新近财年看,日本凸版的三项指标都要比大日本印刷表现更好,市值却比后者低了2100多亿日元,合人民币130多亿元。

  当然了,上市公司的股价和市值,很多时候不仅取决于过往的财务表现,更受制于市场对其发展前途的预期。

  比如,当纳利、Quad Graphics、LSC传播公司3家企业,盈利情况虽不够理想,但怎么想身价似乎都不应该这么低。

  然而,如果换一个角度就能发现:这3家美国企业,基本上以商业印刷和书刊印刷为主。近年来,由于受到数字广告和新媒体的剧烈冲击,美国多数商业印刷和书刊印刷企业处境艰难。原本计划合并的Quad Graphics、LSC传播公司,在书刊印刷市场已形成寡头垄断态势,但赚钱依然很难。

  由此可以想见,美国书刊印刷的市况,已经多么惨烈。在这种情况下,长期资金市场做出的选择是不是更好理解一些了?

  相对而言,波尔公司赖以立足的印铁制罐市场,主要服务于食品、饮料等行业,存在着稳定刚需。同时,由于运输不便,生产的本土性很强,不易受到海外竞争者的蚕食,市场给出的市值就会相对较高。

  将市值过低的当纳利、Quad Graphics、LSC传播公司排除在外,国内印刷大佬的身价与其余6家巨头的差距显而易见。

  截止11月29日收盘,国内上市印刷企业市值过百亿的只有3家:裕同科技,210.68亿元;劲嘉股份,163.19亿元;奥瑞金100.10亿元。

  来自云南的恩捷股份,市值达到332.62亿元,但主要受益于其在锂电池隔离膜市场的大举扩张,印刷业务并非决定性因素。

  国内上市印刷企业与国际巨头,身价差距有多悬殊?以咱们市值最高的裕同科技为例,相当于波尔公司的13.87%,安姆科的18.03%,大日本印刷的34.59%,丝艾集团的39.43%,日本凸版的44.57%,Cimpress的86.15%。

  这么大的差距,显然并非完全取决于某一个经济指标。以盈利能力为例:2018年,裕同科技的纯利润是9.46亿元,按年末汇率约合1.38亿美元,大体相当于波尔公司净利润的30.35%,安姆科的32.03%、丝艾集团的40.21%,是Cimpress的1.45倍。

  国内大佬与国际巨头之间的市值差距,更多反应的可能是在全球印刷业大格局中,国内外企业产业地位的落差。

  比如,波尔公司、安姆科、丝艾集团、Cimpress,均是各自所在细致划分领域的全球第一,拥有着宽阔的全球业务布局,是真正的国际化企业。大日本印刷、日本凸版,虽然国际化程度无另外的巨头高,但在日本国内近乎寡头垄断的市场地位,无人能够撼动。

  相对而言,国内印刷大佬,如裕同、合兴、奥瑞金等,即使规模快速膨胀,与国际巨头仍有不小的差距,且主要立足本土,在国际市场上影响力有限。

  三好同学扒了一下:波尔企业成立于1880年,安姆科成立于1860年,大日本印刷成立于1876年,日本凸版成立于1900年,当纳利成立于1864年,均是名副其实的百年老店。

  此外,丝艾集团成立于1951年,以电商闻名的Cimpress历史也可以追溯到1995年。而裕同科技成立于1996年,国内历史长点儿的上市印刷企业,也不过40年出头。

  所以,对年轻的国内企业来说,一切都还有机会。关键是,要有向上的勇气和决心。就像把工厂开到了越南、印度等地,还想到泰国的裕同,已经在做的一样。

  最后,推荐虎彩董事长陈成稳的大作。想了解虎彩的老板,可以一读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加多


Copyright © 2012-2018 大巴黎乐鱼体育-安卓下载-线上注册 版权所有

湘ICP备18014865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