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31-88576763

行业资讯
当AI照进现实到底能给品牌零售商带来什么?

  日前,苹果公司宣布终止长达十年的电动汽车研发计划,其中许多原本汽车部门的员工将转而从事生成人工智能工作。迄今为止,苹果在人工智能方面始终没采取任何重大举措,这与其他科技巨头形成鲜明对比,而春节OpenAI突然宣布上线了文生视频模型Sora,虚拟和现实的结合比我们想象得来的更快,更真实。

  播客圈里有非常多技术流派节目在热议这些具有跨时代意义的发布,但听了那么多技术能力的分析,对我们「平凡」消费者和打工人来说,到底有哪些已经落地的AI实践呢?如果真的是一次新的「工业革命」,我们要用什么心态和姿势接纳AI呢?

  本期品牌消费观邀请了得到APP与罗辑思维联合创始人快刀青衣、有赞创始人兼CEO白鸦、有赞AI高级产品专家汪凯,一起聊聊这些话题。

  在年底的同行聚会中,我们聊到了AI在服装设计领域的应用。白小T的创始人张勇分享了他基于贾伟(洛可可创新设计集团董事长)之前的设计平台数据,开发了一款AI工具,用于白小T的各种包装盒设计。他提到,以往设计春节包装盒要消耗大量时间与设计师进行多轮沟通,而现在通过这款AI工具,他们能够迅速确定设计的大方向,之后再由设计师进行细节的完善。这种方式大幅度的提升了设计效率,使得创意的产出更加迅速和准确。

  第一次是在一次直播中。原计划在晚上8点开播,但在7点时,运营团队突然提议在直播中加入抽奖环节,并要求抽奖奖品一定要具有独特性。为满足这一需求,我决定利用Midjourney(简称MJ)这款AI工具,为大家绘制了一些具有个性的手机壳。仅用了半小时,我就完成了12款设计,中奖的用户都能够从这12款中任意挑选。这次直播后,我深感AI技术的魅力,甚至开始想象,如果将来真的失业了,或许我可以在天桥下摆摊,专门定制手机壳,这也算是一项新的技能了。

  另一次经历是在与罗振宇(罗胖)合作时。他是“得到”App的创始人,也是一档名为“文明”的节目的主持人。有一天,负责制作预告片的编导团队来到我们这里,为我们展示了AI的神奇之处。罗胖的思维总是非常跳跃,经常让团队感到头疼。但这次,他通过简单的几行指令,就告诉AI他想要的宋朝场景。当罗胖对初步方案不满意时,AI又能迅速调整,呈现出新的场景。这在以前,在大多数情况下要花费一个星期的时间去布景和调整。但在那次会议上,AI就给出了六种方案,最终罗胖满意地表示:“对,就是这种风格。”这次经历让我深切感受到,AI技术正在极大地改变我们的工作方式,使得许多复杂的流程变得简洁高效。

  这个案例让我想到与农夫山泉市场团队的交流。他们提到农夫山泉的很多设计都是由创始人老钟亲自定夺的。以十几年前推出的、如今备受欢迎的“东方树叶”为例,老钟会有明确的设计指导,如“这款红茶我们该用一匹马,采用郎世宁风格的马,占据画面的1/3,且要求有一只蹄子朝上一点。”设计企业随后会依据这一些指导进行设计。这让我思考,随技术的发展,或许老钟未来能自己完成这些设计工作,而无需再通过设计企业。他所提供的这些具体而明确的指导,其实就是一种高效的“咒语”,能够精准地传达他的设计理念和期望。

  三周前我参加了一个AI社群的线下聚会。原本以为AI话题在我们这样的网络公司中已经相当复杂,难以清晰讨论,因此我好奇他们会在线下聚会上讨论什么。然而,当我到达现场时,发现他们正在热烈讨论各种AI话题,如“如何写Prolog”、“如何生成图像”和“如何生成视频”等。

  聚会结束后,大家决定共同开展一个项目——AI春晚。他们计划使用AI生成所有春晚内容,并立即在飞书上创建了一个项目群。到现在已经三周了,计划在四周后正式上线。我觉得除了企业内部的讨论范围,AI创造以及新的文化氛围正在社会和民间悄然兴起。这种跨行业的合作和创新精神,让我对AI技术的未来充满了期待。

  几个案例似乎都围绕着创意展开,它们极大地缩短了从创意的产生到实际落地的时间。在品牌与零售领域,创意的转化是一个核心环节,即将创意转化为产品,并通过种种渠道分发给消费者。过去,这一过程常常要严密的组织架构、流程以及多个环节来确保提案能够成功转化为具体的产品。

  然而,在互联网时代,像元气森林这样的品牌慢慢的开始采用游戏化的快速迭代方法,如测款,来测试市场的反应。如今,在服装和饮料等行业中,测款已经变得相当常见。但AI似乎更进一步,它甚至无需进行测款。利用AI,品牌可以迅速生成数十或上百个设计或创意,直接投放市场以观察哪些更受欢迎,然后再根据反馈进行生产。

  这不禁让人思考,在未来的品牌和产品研究开发过程中,这种利用AI快速测试市场反应的方法是否会成为常态?

  从本质上看,自2023年开始至2024年,甚至展望到未来的2025年,AI在技术上所提供的核心要有两方面。首先,AI为创意产业带来了丰富的供给,使得创意能够源源不断地涌现,并迅速将人们的想法呈现出来。这种能力使得创意的产生和实现变得更高效和便捷。

  其次,这一轮的AI主要以大语言模型为主导,它能够准确地理解人类自然语言的意图。结合过去的数据库搜索技术、向量数据库等技术,AI可以产生出用户所期望的确定性结果。这种能力使得AI能够更好地使用户得到满足的需求,提供个性化的服务。

  在过去的20年里,互联网行业或更广泛的科技行业中,许多工种被拆分得越来越细,其中很多涉及重复性劳动。然而,这些重复性劳动是可以被AI所取代的。

  所以你会发现,今天很多出海的商家已经不需要找外模来拍照了,他找一个中国的模特拍照,把脸换成外模的脸就 OK 了;不需要跑到海边去拍照了,在棚内景拍照,把背景换一下就可以了。

  那些过去负责P 图、干重复性劳动的人,就会被替换掉。所以今天不管从测款,从出设计创意,到最后被实现,整一个流程都会缩短,供给都会增加。

  我们之前讨论的焦点大多分布在在服装行业,其中涉及了该行业产品经理的角色转变。传统的产品经理主要依赖设计师进行打板和出款,但随着相关软件的出现,他们学会了如何更快速地完成这些任务。如果进一步引入AIGC技术,似乎设计师的角色变得不再必需,因为能直接通过AIGC生成款式。这引发了一个新问题:在AIGC技术的影响下,服装行业的产品经理角色要不要重新定义?

  很多设计师可能不同意我这个观点,但作为一名拥有二十多年经验的设计师,我认为有必要客观地看待这个问题。

  以我所从事的用户界面设计为例,这一行业其实并非完全基于创意,而更多地涉及到工程性的工作。设计师有必要了解目标用户,明确他们的需求,然后探索如何通过这一些设计来实现商业经济价值和用户回馈。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,设计师会研究用户的喜好,决定使用哪种颜色、哪种界面布局等,这些决策背后其实都有一套公式和逻辑。

  因此,设计并非纯粹的创意工作,而更像是一个算法工程。决定做什么样的产品,以及如何使用户得到满足需求,才是真正的创意所在。具体到产品设计中,如何把这些创意转化为实际的界面、按钮和颜色,这些都可以被视为一种工程实现,而并非真正的创意工作。

  同样地,在服装设计中,决定做什么样的服装、采用什么样的风格、面向什么样的消费者群体,这些才是真正的创意工作。而具体到服装的细节设计,如蕾丝边或圆领边的选择,这些更像是工程实现的一部分,而非真正的创意。

  事实上今天或者过去80%-90%的设计师干的就是这活儿,80%-90%的设计师就是老板说我要干那个,设计师把它设计出来。所谓的设计实际上的意思就是实现老板的想法,所以老板想法、产品经理的想法是创意,实现过程的设计师其实不是在干设计,他就是在干工程。

  我们公司创建了一个AI画画群,我天天都会使用AI设计一张手机壁纸,自娱自乐。在这个群里,对AI感兴趣的人不单单是设计师,还包括行政、运营等不同背景的人。行政人员特别高兴,因为他们不再需要找设计师,就能自己生成企业能印刷的海报。运营人员也能用AI生成自己的直播背景。如果这些人能够熟练使用AI,他们的设计水平能够达到专业设计师的70分左右。

  但我也遭到过专业设计师的暴击。有一次我用AI画东西,但找不到想要的那种电影的风格,我把这个风格截图给我的一个设计师朋友,他跟我说,你加两个指令,一个叫“货物朋克(Cargo Punk)”,特别冷门,是赛博朋克中的一个小分类,另外一个指令是黑暗哥特,加上之后我说“牛!”

  你会发现,用AI达到一个看起来普通的美工,确实能做到,但要想创作出真正出色的作品,仍然需要设计师的专业相关知识和艺术造诣。只有掌握了这些专业词汇和艺术风格,设计师才能充分的发挥AI的潜力,创作出令人惊叹的作品。

  其实在整个创意行业,只有极少的一群人和他们的一小部分工作在完成创意,大部分人都在完成工程化的复制。但是这件事情(AI)让这个工程化的成本变得非常的低,反而让那些真的有创意、有审美的人,可以更低成本的去体验、去实现,能够让真正的创意去涌现,这是一个很大的这个变化。

  对于公司,我觉得首先要把你公司的流程拆得极细,有些流程上的, AI 肯定能做得很好,有些地方 AI 肯定做得不好。

  举个例子,很多大模型都在说能写出一个鲁迅风格的文案,我前一段时间从鲁迅全集里边找了一些很偏的段落,特意用大模型改了一些鲁迅的文案,发给我一个在大学里边教汉语言文学的朋友,我说,“给你 20 段文字,你能帮我挑出来哪是 AI 写的,哪是人写的吗?”结果全挑出来了,我问为什么?他说你挑不出来,是因为你鲁迅读的少。

  所以对我们来说的话,类似于 AI 帮找错别字,帮我们生成文章的配图,甚至帮我们做一些配音,这么多东西都会用到,但是核心的内容生产,真正要组成观点,真正要做研究还是需要人,或者是人和 AI 的配合。

  再比如以前要在很多在线图库买很多图的版权,都是金钱成本,现在把文章的摘要扔进去, AI 就会生成一张图片,可以配图了,这些环节的节省,反而让我们有更多精力,放在核心内容的产出上,我觉得这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。

  数字人直播这个,去年的话罗胖也给我这个命题,我也看了国内的数字人公司,硅基智能这些我也跑了很多,最后回来我问了罗胖一个问题,“你到底要用数字人干嘛?”

  因为就这件事情本身来说,如果作为一个内容生产者,你自己做一场直播,其实在直播过程中,你就能知道这篇稿子写的到底好不好,对吧?因为你写的书面语和你的表达语,很多时候是不能匹配的,但是如果变成数字人的话,书面写的就是数字人播的内容。

  并且还有一个问题是,包括像董宇辉,内容只是直播里边一部分,还有很大一部分其实是人格魅力。我觉得董宇辉的很多用户,是因为他人格魅力进来的。这时候,如果董宇辉这边换成数字人,哪怕他是 100% 的特别像,声音也特别像,但只要让人知道这是 AI 生成的,用户一定觉得我要跟的是一个真人,我要的是那种温暖人格化的一些东西,所以我觉得它不单单是内容信息本身。

  另外数字人直播如果作为一个内容生产者的话,其实是没有用户体感的,只要生产一篇文本,扔给数字人就好了,但用户的反馈、用户的留言根本都不知道,这时候你没办法再继续为你的目标用户去服务,在这点上,如果是真人直播,哪怕直播过程中,你有两分钟说的不好,用户在底下骂你,你下一期都会反复在内容上面做迭代。

  可能数字人直播,现在看到今天素人带了3000,明天数字人带5000,但这样的交互,除了带货本身,内容上的提升,我觉得反而变得很难。

  我会觉得这里边的抉择,可能跟公司的定位也有关。他到底要做一个科普类型的东西,还是说做一个公司强烈 IP 形象的一些东西,。

  你会发现,像新东方这么多的老师,为什么只有董宇辉跑出来了?它里边有很多人格魅力的东西,我觉得是标准化的电商直播,标准化的产品介绍这些,数字人肯定慢慢的变好, AI 越来越能符合用户的需求,和用户更自然的对线 小时不停播,但是如果你要在公司品牌级别去塑造一个品牌形象,或者这种核心的标志性人物、有很多人格化的东西时,其实是 AI 没法取代的。

  现在就有一种说法,说我们要拿agent,就是拿智能助理来替代自己,来与数字世界保持一道隔离,这个Agent他熟悉我的所有真实的需求,从而与这一些内容生产的,包括电商卖货的这些来做对抗,并由它来识别哪些是真的,哪些是假的,你们觉得会这样吗?它是不是可能有个品牌去魅的过程,这个 agent 可以直接消除掉所有的信息差。

  我这已经给自己建了一个小机器人,就现在关于 AI 的新闻有那么多,然后我让他每天早上帮我挑24或 72 个小时之内最热的 AI 领域的新闻,但是我不要技术进展,我只要 AI 和具体公司的相结合的案例,帮我找出来,然后我对哪几个媒体有特别强的兴趣,可以让他优先级调高,定好这个指令,其实你会发现,可能每天不用看那么多媒体了,不用看那么多信息了。

  未来信息会促进爆炸的时候,反而它需要更加多的更长尾的,更符合用户自己的代言人,这个应该是未来肯定会出现的,agent其实就像是人人都有一个自己的代言人的这样的一个过程,这也是 agent 概念的出现,到去年的下半年在硅谷特别火的一个原因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加多


Copyright © 2012-2018 大巴黎乐鱼体育-安卓下载-线上注册 版权所有

湘ICP备18014865号-1